应用职务上的方便

2017-03-07 20:26

  “不影响定罪,不外应当可以量刑。”陶化安表现,两高的规定以此堵住贪污受贿犯罪分子试图回避刑事查究的“后门”。

  那么对高重瞳的“收受贿赂交给福利院”,是否影响了定罪?记者注意到,2014年12月10日,宁夏回族自治区经济跟信息化委员会原副主任高重瞳(副厅级)因犯受贿罪,被吴忠市中级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9年,并处没收财产国民币10万元。法院审理以为,高重瞳身为国家工作人员,应用职务上的方便,为他人谋取好处,屡次收受他人财物,其行动形成受贿罪。鉴于高重瞳如实供述了办案机关尚未控制的受贿犯法事实,存在自首情节,判处其有期徒刑9年,没收其守法所得,并处没收个人财产10万元。

  观海解局(微信ID:guanhaijiejv)记者留神到,《说明》第十六条划定:国度工作职员出于贪污、纳贿的成心,非法占领公共财物、收受别人财物之后,将赃款赃物用于单位公务支出或者社会捐献的,不影响贪污罪、行贿罪的认定,但量刑时能够酌情斟酌。

  特定关联人索取、收受他人财物,国家工作人员晓得后未退还或者上交的,应该认定国家工作人员具备受贿故意。

上一页 1 2 下一页